佛毒 | 同居30题。

塌叔 °:

当年闹着玩哄媳妇开心的东西。


改天写个毛毛雨。


 


 


 


1 相拥入眠



和尚伸手顺着怀里那人的头发


想起他平日里总是粘着发尾挠自己的耳朵



南疆人卸了一身花哨的银饰看着少了几分妖娆


安稳的睡颜格外乖顺



他长叹一口气,收了收搭在他腰间的手臂,而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2 一同外出购物



“和尚!我想吃...

【唐策】【民国paro】君不知6

木柯/叶以昏:

文/叶以昏


【双羊开头没写好删了,你们就当没见着(捂脸),让我再去查查资料什么的,上海真是个乱七八糟的地方……飘走】


  李临府临走的时候,脚都有一只踏进了火车车厢,就突然被人拽了出来。


  “将军你别走啊!”


  李临府被拽的险些一屁股坐地上,幸好有送他们的唐段接住,他扭头看看来人,不禁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你才走,你全家都走。


  喊那么凄惨做什么?整得一个火车站的人都以为副将在送丧。


  索性大半夜的火车站人不多。


  他和唐段为了方便都没穿军装,所以此时副将的动作有些奇怪,就跟强抢...

【唐策】【民国paro】君不知6

木柯/叶以昏:

文/叶以昏


【双羊开头没写好删了,你们就当没见着(捂脸),让我再去查查资料什么的,上海真是个乱七八糟的地方……飘走】


  李临府临走的时候,脚都有一只踏进了火车车厢,就突然被人拽了出来。


  “将军你别走啊!”


  李临府被拽的险些一屁股坐地上,幸好有送他们的唐段接住,他扭头看看来人,不禁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你才走,你全家都走。


  喊那么凄惨做什么?整得一个火车站的人都以为副将在送丧。


  索性大半夜的火车站人不多。


  他和唐段为了方便都没穿军装,所以此时副将的动作有些奇怪,就跟强抢...

【唐策】【民国paro】君不知6

木柯/叶以昏:

文/叶以昏


【双羊开头没写好删了,你们就当没见着(捂脸),让我再去查查资料什么的,上海真是个乱七八糟的地方……飘走】


  李临府临走的时候,脚都有一只踏进了火车车厢,就突然被人拽了出来。


  “将军你别走啊!”


  李临府被拽的险些一屁股坐地上,幸好有送他们的唐段接住,他扭头看看来人,不禁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你才走,你全家都走。


  喊那么凄惨做什么?整得一个火车站的人都以为副将在送丧。


  索性大半夜的火车站人不多。


  他和唐段为了方便都没穿军装,所以此时副将的动作有些奇怪,就跟强抢...

雪糕小冰柜:

“中医塞高!”“苗医点赞!!”“……(切心法读条)”“……(召唤宝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是真心觉得毒花这个cp很带感的(。

=========================草稿才是王道_(:з」∠)_========================

【唐策】【明唐】风不止16

木柯/叶以昏:

文/叶以昏

【预计下章唐策篇完结】



  夜过三更,李临府虚弱的躺在唐段的怀里,看样子已经昏了过去,双目紧闭,嘴唇干裂,脸上汗迹未干,几缕发丝贴在脸上,下身一片血肉模糊,让人不忍细看。

  一副饱受凌虐的凄惨模样。

  唐段低头默默地看着他,眼中冷光闪烁,像夜空的星辰,却比星辰更亮。

  他从李临府的身上翻出钥匙,为他穿好衣甲,抱着他走出牢房,外面的狱卒守卫大都昏昏欲睡,只有副将和两个精兵还精神抖擞。

  唐段将自己隐在暗处,轻轻的抬起手,手腕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袖箭,上面的三根精弩寒光一闪,显然锋利无比。

  放轻的低缓呼吸,专注的神情,仿佛与身边气流都融合在...

【唐策】【明唐】风不止14

木柯/叶以昏:

文/叶以昏


  李临府记得他在华山时,清尘说过他看起来柔和,实际心高气傲,然后那个相貌俊美的道子笑了笑,不过毕竟是修行千年的花妖。


  清尘问他,你长得这般好看,今后可会委身于人?


  他反问,为何?


  为何?


  “你不配。”


  李临府咳出一口血,染红了唐段胸前的一片衣料,鸦色的劲装更暗了几分。


  他费力的喘息,在唐段耳边耳语,话中的刺却一点不减,没一下都带着血。


  “我在世间,活了千百年……凭什么……被你一介凡人玷污?


  “何况……我以人身活了二十五年……而你再如何,...

【唐策】【明唐】风不止13下

木柯/叶以昏:

文/叶以昏



  只听尖锐的破空声一响,两道柳叶镖便齐刷刷的钉进了方才花仪呆的地方。

  飞镖流光,冷冽的迸发着杀气。

  李临府仍紧闭着眼,嘴角却悄悄的勾起了少许。

  果然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其中夹杂着压抑的怒气。

  “手,拿开。”

  花仪看了看自己擒着李临府脚踝的手,突然笑了起来。

  “凭什么?”

  从门口正大光明走进来的唐段危险的眯起了双眼,表情冷淡的骇人。

  “你不配。”

  “呵,”花仪一把将李临府扯进怀里,“我配不配,和我走不走可不能同论。”

  李临府疼的一咧嘴,唐段看到了也没说什么,只是继续看向花仪,一扬手抛过去一个锦囊,“魂归草的一叶,...

【唐策】【明唐】风不止13上

木柯/叶以昏:

文/叶以昏



  李临府抬腿还想再踢,花仪立刻出手如电的钳制住他的双脚,将他按在榻上。



  李临府在惊觉自己妖力都因为琵琶骨被锁而难以调动时就开始剧烈挣扎,铁链被带的哗啦哗啦直响,但因为身体中了毒且毫无力气,他能反抗的余地几乎没有,只会加重身上的伤势。



  “花仪,”李临府眉头紧蹙,满头大汗,阴沉着脸色对花仪说,“你别以为把别人看低了看透了就能抬高自己,你怎么不想想当初你是怎么被赶出万花谷的?”



  “怎么被赶出万花谷的?”



  花仪眼中渐渐染上嗜血的光,看向李临...

【唐策】【明唐】风不止12下

木柯/叶以昏:

文/叶以昏



【当初说甜的,求不谈人生】



  

  李临府刚醒,就知道了五内俱焚是什么感觉,难受的仿佛整个人都烧了起来,嗓子时不时的就是一阵腥甜的,平白的恶心人。

  “咳咳——咳,咳咳——嘶——”

  压抑着声音咳嗽的时候肩头肋骨一阵剧痛,痛的浑身都没了力气,让他不得不忍住咳血的冲动,只能伏在床边大口喘息。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手腕脚腕都被半个手腕粗的铁链拴着,琵琶骨被一根小指粗细的银链锁了个牢靠,稍一动作就疼的钻心噬骨,鲜血立刻染红了单薄的中衣。

  疯子……

  李临府轻触肩胛上的伤,立刻疼的倒吸一口冷气。

  这是身边传来凉薄戏谑的...

 — 1 / 13 —  >
腐向 宅向 想到啥就是啥
 — 1 / 13 —  >
© 隔壁团玄晶 | Powered by LOFTER